他每天徒步15公里 追寻野象18年
2017-10-09

d8cb8a2593461a4eecbe63.jpg

云南网讯(记者 黎鸿凯)他几乎每天都要徒步15公里以上,默默守护野象18年,他就是中国唯一一支野生亚洲象观测保护小组的组长——岩罕陆。

“我似乎命中就注定了要和大象结缘,注定了要和大象打一辈子交道。”岩罕陆是和蔼朴实的布朗族,很多人都不叫他的本名,而是亲切地称呼他为“老布朗”。通过向专家讨教,他学会了根据野生亚洲象的生活习性、行为模式、饮食习惯进行野象个体信息识别。为确保野象数据统计和信息采集工作的准确性,他沿着象群的足迹去丛林、沟谷、河流,把每一次观测到的野象情况,用日记的形式记录下来,并用自己特殊的方式根据每次出现的野象群特点为野象们进行取名。现在,岩罕陆不仅能叫出每一群野象的名字,还能根据野象踪迹准确及时地预报野象出没各项信息。

据了解,我国仅有300多头野生亚洲象中,有250余头都集中分布在西双版纳地区。作为中国唯一一支亚洲象观测保护小组的组长,岩罕陆和他的组员们在西双版纳勐养自然保护区150万亩的原始森林中,探寻追踪着野生亚洲象的踪迹。他几乎每天的徒步里程都在15公里以上,进入雨林深处观测、保护、记录、统计、整理,勐养保护区内的各个山头位置、各条河流走向,他如数家珍,有人打趣地说“跟着老布朗就是跟着一个人体GPS地图”。

“野象如果面对着人群且耳朵立了起来,发出‘呼、呼’的类似吹鼻子的声音,那就是野象在发火,准备要攻击了!”岩罕陆说,在森林中快跑、爬树,是观测保护小组所有成员必备的技能。除了要面对热带雨林中潮湿闷热的恶劣条件、蛇虫鼠蚁的攻击外,在进行野象观测和保护时,稍有不慎还会遭到来自野象的攻击。就是这样一份危险重重的工作,他一干就是18年,从青葱少年“小布朗”变成了如今满脸沧桑的“老布朗”。

野生亚洲象出没时,作为小组内摄影师的岩罕陆总会莫名地激动。他一次次按下相机快门,为野生亚洲象留下了丰富的影像。在他的带领下,观测保护小组十多年来已收集了许多关于野生亚洲象的资料,并进行了科学的整理及归档,为亚洲象的研究和保护提供了宝贵的参考。正是在他的协助下,许多家重点院校师生顺利完成了数十篇关于亚洲象的专业论文。

“中国的野生亚洲象数量太稀少了,如果不保护好,下一代就有可能看不到了。”无论多苦多累,岩罕陆都愿意带领队员们坚守岗位,让更多的人来了解亚洲象、关爱亚洲象。工作业绩表现突出的他于2015年获得了“全国优秀农民工”的称号,而由他所带领的团队—亚洲象观测保护小组,在2016年获得全国总工会“工人先锋号”称号。


编辑 :  耿颖